<sup id="meg6u"><center id="meg6u"></center></sup>
<rt id="meg6u"></rt>
<rt id="meg6u"><small id="meg6u"></small></rt>
<sup id="meg6u"></sup>

歡迎來到山東錦華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張茂文:竹子一樣的生命

網站編輯: │ 發表時間:2013-07-02 

■新聞背景


    山東錦華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是擁有房屋建筑施工總承包國家壹級資質企業,下設錦業、錦宏、宏祥、錦興、銀華、金立六個具有法人資格的房屋建筑貳級資質施工總承包公司,同時下設房地產開發、機電安裝、裝飾裝修、建筑幕墻、鋼結構、物業管理、煙道排氣道專利產品、桑尼電腦、市政工程等具有法人資格的專業公司,總資產達4億多元,已發展成為日照市建設骨干企業。
    “錦華”先后創市級優良工程230余項、“港城杯”獎13項、省級優良工程36項、“泰山杯”獎8項,創國家優質工程獎1項,魯班獎1項,獲省、市級“質量誠信、用戶滿意”工程及示范工程16項。
    “錦華”先后被省政府評為“明星企業”,被省建工局評為“先進集體”、“安全文化示范企業”、“十佳安全管理企業”,被省工商局授予“省級重合同守信用”企業稱號。
    2007年,“錦華”榮獲日照市首個山東省“安全文化建設示范企業”榮譽稱號,榮獲日照市首個山東省建筑業“十佳安全管理企業”榮譽稱號。
    2008年,集團公司榮獲山東省“援建地震災區過渡安置房工作集體三等功”、市級抗震救災先進集體稱號。
    “錦華”施工的日照市水上運動基地,被評選為新中國成立60周年100項“經典暨精品工程”。
    18歲時,他在生產隊里領著婦女干活,發現婦女割麥子比男人快,就提議把麥子數行割,按行記工分,一天下來,婦女們能掙20分,不少男人連10分都掙不到,當時,他不知道這叫定額制;
    建筑工地上,他的腿被蚊子咬了,反復感染后露出骨頭,發高燒,他不肯回家休息,就干點能坐著干的活;
    他出身農民,但34年的打拼,把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建筑企業帶入了全市同行業前三甲……

■故事


    這一生,張茂文做過的事特別簡單:
    初中畢業后,干了兩年農活。然后招工,成了建筑工人,到現在足足 34年,從沒離開過建筑行業。
    他,現在是山東錦華建設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
    旗下,15家企業。
    不管做什么事,一定要弄個明白
    張茂文覺得自己很幸運。這種幸運,來自父親。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他父親是兩城公社的一個小鄉鄉長,相當于現在的兩個片大,還兼著安家村黨支部書記?!拔母铩遍_始了,父親被卷了進去,成了批斗對象。
    張茂文剛上學,不懂得這場運動的利害,只看見父親見天戴著紙做的高帽子,被“別燒雞”,上街游行。
    父親情緒一天不如一天,后來就“不想活了”。母親交給張茂文一個特殊任務——— 看著父親。
    張茂文喜歡學校。學校里也有運動,也有同學模仿大人斗一下他這個“小反革命”,但都太小了,只是鬧著玩。在學校,他很用功,老師和同學們都喜歡他。從小學到初中,他成績很好,一直是班長。
    張茂文這輩子最敬重的人,是老師。這么多年來,他經常找上學時的老師敘敘舊,聚一聚。
    那時沒高考,張茂文頭腦中也沒考學的概念,只是愿意看書??墒?,1974年,初中畢業后,他的讀書夢斷了——— 因為父親的原因,不能保送上高中。為此,他聯絡幾個和他同樣的同學,去縣城找管這事的部門,想弄個明白。
    書,最終還是沒念成。
    雖然后來他完成了大學教育,圓了大學夢,但也就從那時起,他養成了一個習慣:不管做什么事,一定要弄個明白!
    張茂文回了村,推起小車,這是生產隊里最累的活。張茂文并不抱怨。
    一年后,因為頭腦活絡,18歲的張茂文被委任了一個小頭頭,領著婦女、兒童干活。
    那時候,婦女干一天活,掙8分工,男人一天掙10分。但張茂文發現,割麥子,婦女要比男人快,他提議,把麥子數行割,按行記工分,一天下來,婦女們能掙20分,不少男人連10分都掙不到。
    這是破天荒的一次,婦女們都朝這個年輕的后生豎大拇指,男人們則氣得肚子鼓鼓的。
    如今回到老家,那些婦女見了張茂文,還會由衷地夸他:“你真是個能人!”
    當時,人們不知道這叫定額制,只看到生產隊的活干得比原先快多了。于是,這辦法推廣到鋤地等其他農活,推廣到整個生產隊,張茂文所在的生產隊也成為全村8個隊中干活最快的。
    如果沒有1976年的那次招工,張茂文肯定是一個莊稼地里的行家里手。
    那是日照縣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招工,全縣500多人,因為父親是當年華東地區的勞模,張茂文成為被照顧對象。
    這是個天大的喜訊,這意味著他吃上了國庫糧。

    臨走的那天晚上,張茂文請了一桌客,全是同學,大家羨慕得不得了,盡管沒人知道當了工人去干什么,可都知道,張茂文吃上國家飯了。

▲山東錦華建設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張茂文


    只有活干好了,別人才可能看得起你
    張茂文的單位是日照縣建筑公司。
    那是個冬天,冷得厲害,住大通鋪,白天曬點沙,晚上弄進屋里,再鋪上稻草,蓋上席,上半夜還有點暖意,下半夜就凍得不敢伸腿。
    太冷了,這是他當工人的第一感覺。
    還有,就是餓。
    在家的時候,張茂文飯量就大。有一天,早上干活回來,本家一位嫂子在烙煎餅,他坐邊上,嫂子烙一個,他就吃一個,一連吃了18個。
    可是,當工人,一個月43斤糧食,算起來每頓飯只能吃4兩,按肚子,1斤4兩還差不多,至少也得8兩啊。一開始,他還回家拿點,也不好意思拿多了,畢竟自己當了工人。再說,家里也不寬裕。
    工人的光環迅速褪去,張茂文灰心了,甚至想再回村里去。
    從日照坐車回兩城,得5毛錢,兩個半小時,張茂文舍不得。每次,他都步行4小時,直接走回家,省下車票錢,還能回家趕上飯,不耽誤幫家里干活,第二天一早步行趕到日照,又不耽誤上班。
    干建筑,一開始得做小工。
    小工可不易,被師傅呼來喝去不說,還凈是最苦最累的活。
    有一次,干五金樓加固工程,張茂文和工友抬著一筐爐渣往上爬,正好被村里人看見了,說:“你看看你當的這個工人,還不如在家推小車?!闭f得張茂文又想回家了。
    但他心里有個聲音,很快就壓過這個想法:“好好干活,只有活干好了,別人才可能看得起你!”——— 那是他一懂事,老爹就教的話。
    按規定,一年能休50多天假,有事,也可以請假。但為了把活干好,張茂文兩個月回一趟家,一年不過10天。
    五金樓的工程干完后,他當了學徒工,每天,別人沒上班,他就去把東西準備好,有了料,自己先干著,從不挑輕活重活。
    到了秋天,他們去育苗廠施工,單位給學徒工定工作量,不少人完不成,張茂文卻每天都超額。晚上,別人下班了,他一個人還在工地上推土。
    單位黑板報的光榮榜上,總是少不了張茂文的名字,這是對他這個技術標兵的獎勵。錢,卻不多拿一分。
    腿被蚊子咬了,反復感染后露出骨頭,發高燒,領導讓他回家休息,他不肯,說還能干點別的。領導沒辦法,就讓他干點能坐著干的活。
    腿好了后,領導安排張茂文干定額統計。這活有“油水”,給誰多記個3元5塊的,很簡單,又籠絡人。張茂文卻是個死心眼,是一記一,是二記二,妻子當年就和他一個工隊,后來跟張茂文說:“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背后罵你死心眼?!?br />     張茂文吃苦耐勞,有個人喜歡得不得了。那人是自己師傅的師傅。
    那時候,一般人看不到工地的圖紙。張茂文和師爺一個宿舍。晚上,師爺就會把圖紙拿出來,不避諱張茂文。師爺會用一個尺子在圖上比劃,半天才換算出數據。張茂文發現,那些數據用自己學過的幾何知識,不少可以口算出來。好多時候,他會忍不住把口算出的數說出來,每說一個,師爺都驚得目瞪口呆。
    1983年,張茂文成了縣建筑公司一工區主任。
    那年,他26歲,成了建筑公司的標牌,全公司開展以他為榜樣的學習活動。
    1994年8月1日,錦華集團的生日。
    這一天,張茂文成了“一把手”。
    他和“錦華”結緣,頗有戲劇性。
    錦華集團的前身,是市勞動局下屬的勞動建筑服務公司,承包經營。1984年,承包到期后,請張茂文來,張茂文拒絕了。
    之后,又有兩次請他,張茂文還是不動心。
    1992年,張茂文從北京開會回來,有電話通知,讓他到勞動局報到,出任勞動建筑服務公司副經理。次年,勞動建筑服務公司改名錦華建筑公司。
    1994年8月1日,張茂文被任命為錦華建筑公司總經理。距第一次邀請,整整十年。
    一到“錦華”,張茂文就發現,最缺的是人。當時只有300多人的施工隊伍,固定人員僅僅28個,且還不穩定。
    要想長遠發展,就得有一支能打硬仗的隊伍,張茂文想起小時候看的電影《渡江偵察記》、《南征北戰》,他決定從建隊伍入手。
    后來看《亮劍》,感觸更深了:“要打仗,先得有哇哇叫的兵,就像蓋樓得先打地基,基礎不牢,地動山搖!”他這樣和伙計們說。
    這么多年,他一直說,什么是“企業”?就是一個“家”、“學?!焙汀败婈牎钡慕y一體。
    是“家”,就得擋風遮雨,心里想什么就可以說什么;
    是“學?!?,就得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是“軍隊”,就得軍令如山,一往無前。
    這,就是“錦華”!
    當然,“錦華”最終還是企業。
    管企業,平衡利益、職務、榮譽很難。他這個“家長”、“校長”加“司令”,要做的就是這些,他讓集團15個企業的經理把精力放在創業上,內部不多疑,有事多溝通?!拔覀兊?5個企業經理,相互忠誠度很高,我個人覺得,團結,這就是我們企業發展的優勢?!睆埫暮茏院?。
    “其實,同其他企業集團的老總相比,我這些年只是突出做好了兩件事——— 管理好一個市場,經營好一支團隊?!睆埫倪@樣認為:一些企業家只想著經營企業,卻沒想著去管理市場。我把自己看成一個市場管理者,旗下的15家企業都是獨立法人,他們都在按自己的職責去打拼市場,掙多掙少他們自己說了算。集團公司負責統一融資,統一調配,又解除了分公司的融資之苦,讓他們一心闖市場。所有的分公司一致對外打“錦華牌”,打出去就是一個有力的拳頭。
    家有家教,校有校規,軍有軍法。張茂文說,“錦華”所有的事,都有制度,有流程。制度上沒有的,也不是老總說了算。在錦華集團,每月一次大的管理人員會議,一次經理辦公會,就是要匯總需要修訂的制度。制度上沒有的事項,就拿到這里討論解決。
    “我們的制度就像是一個八卦格,讓部門與部門之間互不干涉,又互相照應?!睆埫倪@樣比方。
    朋友們說,張茂文還是一個很會“聽話”的人。
    ——— 2005年10月,日照市商業銀行銀海支行在貸款考察中,發現錦華集團一直跟其他企業互相擔保獲得銀行貸款。于是,向張茂文建議,應對錦華旗下企業進行資產整合,用自己的優良資產來抵押貸款,這既能盤活自己企業的資產,又可以減少風險。
    2005年年底,錦華完成了資產整合。
    ——— 2007年,面對復雜的經濟金融形勢,日照市商業銀行開展了“重新認識我們的客戶”活動,銀海支行行長楊寶峰發現錦華長期沉淀下來的應收賬款較多,建議錦華不要只重視產值,忽略了應收賬款的清收,可以借鑒銀行的做法,成立專門清欠部門。否則,看起來錢賺了很多,卻要為高額的銀行貸款利息所累;相反,如果資金回流得好、周轉得快,就可以盤活資產,減少貸款使用以及利息的支出。
    很快,錦華聘請法律顧問,組成一個專門的清欠部門。
    2008年,金融危機驟然而至,錦華很為自己先行一步感到慶幸。
    張茂文是個念舊的人,“錦華”的員工都記得這樣一件事。
    那是2008年的職工大會,張茂文在給全體職工講話時動情地說,“錦華”能發展到今天,我們要感謝社會,特別是要感謝日照市商業銀行,如果說市場經濟是“春風”,商業銀行就是咱的春雨。你們以后掙的錢再多,都要存在商業銀行。因為是商業銀行讓“錦華”有了今天。
    錦華的銀行賬戶原先在另外一家銀行。1998年,張茂文看準一個項目,在新市區,200畝,價格談好了,但有資金缺口。到那家國有銀行申請貸款,很長時間沒辦下來,失去了一次良機。
    2001年,是錦華的轉折之年。
    張茂文決定把錦華的基本結算戶挪到日照市商業銀行。
    就這一年春天,他們參與了一項2萬多平米的工程,但急缺500萬元資金。
    “錦華”去日照市商業銀行申請貸款,“這么大的一筆,說實話,我心中也沒底?!倍嗄旰?,張茂文這樣回憶。
    但令他沒想到的是,盡管手續少了一道也不行,可兩天,貸款就到位了!
    這一工程干下來,利稅500多萬元。
    2001年,實現產值6000萬元;
    2002年,實現產值過億元;
    ……
    2010年,將實現年產值6億元!
    “這些年有不少人來拉‘錦華’的銀行業務,我告訴他們,別的事都可以,唯獨這事不行。不是我對不起日照銀行,是對不起我自己!”張茂文鄭重地說。
    現在,錦華集團的15家企業,全部銀行業務都在一家銀行——— 日照銀行!

■記者點評


    “未有土時先有節,到凌云處仍虛心”。在“錦華”采訪,突然想起小時讀的這句古話。
    竹子剛勁、清新,生機盎然。鉆出地面前,根在地下默默生長。春風還沒融盡殘冬的余寒,新筍就悄悄萌發,一場春雨過后,破土而出,直指云天。
    當春風拂去層層筍衣,竹,婷婷玉立在明媚的春光里。
    盛夏,抖起一片濃郁青紗,竹,臨風起舞,婀娜多姿。
    暑盡寒來,竹仍綠蔭蔥蔥,笑迎風霜雪雨。難怪白居易留下這樣的佳句:“千花百草凋零盡,留向紛紛雪里看?!?br />     竹,擁有永不消失的春天。
    張茂文特愛竹,一再說,市場經濟就是“錦華”的春風,日照銀行就是“錦華的春雨,而日照就是“錦華”蓬勃向上的沃土!在這樣的春風、春雨中,做每一件事,都要像竹子那樣,把竹鞭深深地扎入泥土。不成功,是因為你自己的努力不夠!
    眼中有竹,胸中有竹,手中有竹,君子境界也!

Copyright ??? 山東錦華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錄、復制或建立鏡像.如有違反追究法律責任 魯ICP51545411備

技術支持:日照昊諾網絡

出差我被公高潮A片,无码人妻丰满熟妇区,ZOZ〇ZO女人与牛交ZOZOZO,欧美黑吊大战白妞